“蝴蝶爷爷”李贻耀

    湖南日报记者 刘跃兵

    通讯员 刘联波

    “同学们细心 观察,与其它蝴蝶相比,东安燕灰蝶有哪些特征……”5月10日,在位于东安县一中的全国科普教育基地——东安蝴蝶馆,东安县一中退休特级教师、77岁的李贻耀,耐心启发前来赏识 的学生们。他激情的说明 ,把咱们带入五彩斑斓的大天然 。

    东安蝴蝶馆有5000多件蝴蝶标本,含11科153属324种,蝴蝶种数约为全国已知蝴蝶种数的四分之一,适当 于“蝴蝶王国”云南省的一半,且悉数 由李贻耀捐赠 。其间 5种为初度 发现、具有仅有 性、永久性和不可取代性的新蝶类,经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认定,分别命名为湘南荫眼蝶、舜皇环蛱蝶、娥皇翠蛱蝶、周氏何华灰蝶和东安燕灰蝶,填补了世界昆虫学的空白。

    14年,只为找到一只枯叶蝶

    1959年,李贻耀高中毕业考上湖南大学生物系。1964年,李贻耀大学毕业后,先后在零陵区农业技能 校园 、东安县一中任教。

    上世纪80时代 初,李贻耀在生物课上说明 拟态蝶类枯叶蝶的特点时,因为 没有标本,学生们听了半天,仍似懂非懂。李贻耀想,要是能找到枯叶蝶的蝴蝶标本,学生们就容易懂了。

    李贻耀查阅很多 资料,显示枯叶蝶主要分布 在缅甸、泰国、尼泊尔等国家,在我国四川省峨眉山及云南省西双版纳区域 出产较多。

    李贻耀想,湖南、四川两省底子 上同处北纬28度附近 ,气候、天然 条件也十分类似 ,特别是东安县境内大山绵绵 ,也许有枯叶蝶分布 ,只是没有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于是,李贻耀一有空闲 ,便带着捕蝶网罩四处捕蝴蝶,制造 蝴蝶标本,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。然而,一年一年曾经 ,多个品种 的蝴蝶捕了不少,蝴蝶标本也制造 了不少,枯叶蝶却一直 不见踪迹 。

    1999年的一天黄昏 ,李贻耀路过城郊一片灌木林。俄然 ,前方的草丛间飞起一只蝴蝶,从形状 上看,很像枯叶蝶。但当他快步走近时,蝴蝶早已没了影。

    这次发现让李贻耀激动不已。第二天,李贻耀请妻子周秋英帮忙,一同 来到先一天路过的灌木林,接连守了5天,却再也没有见到枯叶蝶的踪迹 。“莫非 看错了?”李贻耀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但李贻耀镇定 下来考虑 ,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。心有不甘的李贻耀夫妻,尔后 只需 一有空闲 时间,就到这片灌木林里找枯叶蝶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一天,李贻耀、周秋英在灌木林边的草丛中再次发现一只枯叶蝶,可枯叶蝶生性敏感,两人还没接近 ,它就展翅高飞了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的李贻耀当即 追上去,虽然 脚下乱石遍地、荆棘丛生,他都全然不论 ,一口气追了3个陡坡,李贻耀瞅准枯叶蝶落在草丛上的短暂机遇 ,纵身一跃,扑在乱石上,捕蝶网罩正好将枯叶蝶捕住。这时候 ,李贻耀的手脚被乱石、荆棘划伤,背着的标本箱也摔坏了。

    周秋英疼爱 地说:“为一只蝴蝶摔成这样,值吗?”李贻耀却趴在地上,护着捕蝶网罩,激动地连声说:“值!值!终于有了枯叶蝶教学标本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 ,从开始寻找枯叶蝶算起,李贻耀现已 努力了14年。

    发现世界5种新蝶类

    东安县境内的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,最高海拔1800多米,生物品种 众多。为了捕到更多的蝴蝶品种 ,开辟 学生们的眼界,李贻耀、周秋英常常 深化 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深处捕蝴蝶。渴了,喝几口山涧水;饿了,吃几个携带的冷馒头。他们的脚印 ,广泛 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山山岭岭。

    捕到蝴蝶后,除了制造 高品质的标本,更重要的是鉴定蝴蝶品种 。

    为了鉴定蝴蝶,李贻耀自费订阅不少相关杂志,购买了很多 的蝴蝶图谱和研讨 资料,他还自掏腰包前往云南、加拿大等地学习,造访 蝴蝶研讨 领域的专家、学者、权威人士,终于成为了蝴蝶研讨 领域的“蝴蝶通”。他撰写的多篇论文在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《中国蝴蝶》会刊宣布 ,出版了蝴蝶研讨 专著《舜山蝶影》。

    2002年盛夏的一天正午,李贻耀、周秋英在舜皇山内地 忙了一上午后,在一个山坡上休憩 。

    俄然 ,李贻耀发现一只向来 没有见过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。李贻耀瞪大眼睛,浑身有了劲,当即 高举着捕蝶网罩追上去。

    李贻耀从地点 的山坡,一直追到对面山坡的山顶,见这只蝴蝶停在一棵小树的枝丫上,他迅速挥着捕蝶网罩捕上去,将蝴蝶罩住。没想到,树下是一处草丛掩盖的断崖,李贻耀脚下一滑,连人带蝴蝶掉下十多米深的山谷。

    周秋英几经努力找到李贻耀时,发现他躺在水深30多厘米的小溪里,人现已 昏倒 ,身上多处受伤,但他的双手死死护着捕蝶网罩,网罩内的蝴蝶还活蹦乱跳。幸好李贻耀的头落在一处凸起的水草上,不然结果不堪想象 。

    周秋英赶忙 把丈夫从小溪里拖上岸,掐人中穴急救。许久,李贻耀才慢慢 地张开 双眼。

    后来,李贻耀捕到的这只蝴蝶,经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认定为一种新蝶类,命名为舜皇环蛱蝶。

    仅在舜皇山一带,李贻耀就发现湘南荫眼蝶、舜皇环蛱蝶、娥皇翠蛱蝶、周氏何华灰蝶、东安燕灰蝶5种新蝶类。

    2015年以来,李贻耀又发现了两种新蝶类,现在 正待鉴定。

    捐赠 5000多件蝴蝶标本